你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首页 >> 资讯频道 >> 媒体报道

中国新闻网:女子照顾瘫痪丈夫十五载婉拒资助愿留给需要的人

来源:中国新闻网 时间:2018-05-07 15:45 打印

图为黄海英和瘫痪生活不能自理的丈夫段湘军

图为黄海英瘫痪生活不能自理的丈夫段湘军

  做饭、穿衣、洗澡、复健、照顾小孩、打工养家、赚钱还债……为照顾身体瘫痪生活不能自理的丈夫段湘军,15年来,广西籍湖南郴州媳妇黄海英,不管遇到多大困难,始终对丈夫不离不弃。这位“最美妻子”用瘦小的身躯扛起生活的重担,诠释着她对丈夫的爱。

  今年43岁的黄海英,家住郴州市北湖区骆仙街道骆仙社区。2003年,与她同龄的丈夫段湘军因为一场车祸不幸成了植物人。面对突如其来的横祸,黄海英在伤心和无助后选择坚强面对,独自承担起照顾丧失意识的丈夫和当时才2岁的女儿的重任。

  最初一段时间,黄海英把刚学会走路的女儿托付给家人,全心全意照顾病床上的丈夫。在东拼西凑自行支付了超过15万元(人民币,下同)的治疗费后,她再也支付不起丈夫的后续治疗费用。

  回忆起那段时光,黄海英说,当时骑摩托车载丈夫的司机在车祸中当场死亡,而撞倒摩托车负事故全责的农用车司机同样身受重伤,家里也没有赔偿能力,最终她选择了放弃索赔。“我们家已经这样了,没必要再去毁掉另外一个家。”

  由于没钱治疗,黄海英不得不将仍然昏迷不醒的丈夫接回家中,自己每天给丈夫按摩复健。在黄海英的细心照料下,一个多月后丈夫奇迹地苏醒了,然而神经严重损伤的他左边半身已经瘫痪,生活无法自理。

  丈夫的伤情有所好转后,一个更大的难题又摆在了黄海英眼前。如何在照顾丈夫和女儿的同时又能维持一家人的生计,还要想办法把欠债给还上?

  “比我们家情况更糟糕的都有,他们能过得下去,我们也一定能过下去。”凭着这样的信念,黄海英背着年幼的女儿开始四处找活干。为了方便照顾丈夫,十多年来她一直都在家附近找工作,并且还接了许多女工活回家做。在她看来,日子虽然过得艰难,但起码一家人能够在一起,已觉得很幸运。

 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,黄海英的故事渐渐被人知晓,在社会爱心力量和政府相关部门的帮助和关怀下,她们一家的生活节奏在近几年趋于稳定。如今,丈夫段湘军恢复良好,能自己用右手吃饭,会听音乐、听广播。天晴时,黄海英把他推出家门,还能自己慢慢站起来撑着社区内的双杠走上两步。

  交谈中记者得知,黄海英还有一个小本子,里面记录着这些年来爱心力量和政府对她们家帮助的点点滴滴。“我想以后能将这些爱心都还上,回馈社会。”

  黄海英说,现在,丈夫已不需要高昂的治疗费,且每个月有900元的低保和残疾补助;自己兼职了两份保洁工作,在家还接了女工活,每个月总共有3000元的收入,足以应付日常生活和女儿的学杂费。2018年,她婉拒了多位曾资助过她的爱心人士提供的持续帮助,她希望把这些爱心留给比她更需要的家庭。

  “我老婆还可以!”离开黄海英家前,一直看着窗外风景听音乐的段湘军,缓缓转过轮椅用较为艰难的发音,笑着对记者说出了这几个字,表达他对妻子15年来不离不弃的感谢。

  做饭、穿衣、洗澡、复健、照顾小孩、打工养家、赚钱还债……为照顾身体瘫痪生活不能自理的丈夫段湘军,15年来,广西籍湖南郴州媳妇黄海英,不管遇到多大困难,始终对丈夫不离不弃。这位“最美妻子”用瘦小的身躯扛起生活的重担,诠释着她对丈夫的爱。

  今年43岁的黄海英,家住郴州市北湖区骆仙街道骆仙社区。2003年,与她同龄的丈夫段湘军因为一场车祸不幸成了植物人。面对突如其来的横祸,黄海英在伤心和无助后选择坚强面对,独自承担起照顾丧失意识的丈夫和当时才2岁的女儿的重任。

  最初一段时间,黄海英把刚学会走路的女儿托付给家人,全心全意照顾病床上的丈夫。在东拼西凑自行支付了超过15万元(人民币,下同)的治疗费后,她再也支付不起丈夫的后续治疗费用。

  回忆起那段时光,黄海英说,当时骑摩托车载丈夫的司机在车祸中当场死亡,而撞倒摩托车负事故全责的农用车司机同样身受重伤,家里也没有赔偿能力,最终她选择了放弃索赔。“我们家已经这样了,没必要再去毁掉另外一个家。”

  由于没钱治疗,黄海英不得不将仍然昏迷不醒的丈夫接回家中,自己每天给丈夫按摩复健。在黄海英的细心照料下,一个多月后丈夫奇迹地苏醒了,然而神经严重损伤的他左边半身已经瘫痪,生活无法自理。

  丈夫的伤情有所好转后,一个更大的难题又摆在了黄海英眼前。如何在照顾丈夫和女儿的同时又能维持一家人的生计,还要想办法把欠债给还上?

  “比我们家情况更糟糕的都有,他们能过得下去,我们也一定能过下去。”凭着这样的信念,黄海英背着年幼的女儿开始四处找活干。为了方便照顾丈夫,十多年来她一直都在家附近找工作,并且还接了许多女工活回家做。在她看来,日子虽然过得艰难,但起码一家人能够在一起,已觉得很幸运。

 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,黄海英的故事渐渐被人知晓,在社会爱心力量和政府相关部门的帮助和关怀下,她们一家的生活节奏在近几年趋于稳定。如今,丈夫段湘军恢复良好,能自己用右手吃饭,会听音乐、听广播。天晴时,黄海英把他推出家门,还能自己慢慢站起来撑着社区内的双杠走上两步。

  交谈中记者得知,黄海英还有一个小本子,里面记录着这些年来爱心力量和政府对她们家帮助的点点滴滴。“我想以后能将这些爱心都还上,回馈社会。”

  黄海英说,现在,丈夫已不需要高昂的治疗费,且每个月有900元的低保和残疾补助;自己兼职了两份保洁工作,在家还接了女工活,每个月总共有3000元的收入,足以应付日常生活和女儿的学杂费。2018年,她婉拒了多位曾资助过她的爱心人士提供的持续帮助,她希望把这些爱心留给比她更需要的家庭。

  “我老婆还可以!”离开黄海英家前,一直看着窗外风景听音乐的段湘军,缓缓转过轮椅用较为艰难的发音,笑着对记者说出了这几个字,表达他对妻子15年来不离不弃的感谢。